故事:回到老家偶遇初恋,看到她身边的现任男友,我后悔分手了

2019-11-21 15:33:51/阅读:3951
随便聊了几句,南岛道:“傅老师,娇娇还在家里等我,我先回去做饭了。”顾北海停住步伐,喊了一声“傅老师”,傅知行应声,接着脸上就感受到了拳头带来的疼痛,他往后一个踉跄,捂着嘴巴,嘴巴流出腥甜的血,眼镜也

每天读一些故事。署名:世界吹麻雀

顾北海已经很久没有回宾县了。如果他在海城呆得太久,在记忆中他会觉得比滨城更破旧。像市场上的老人一样,云上布满了皱纹。

顾北海穿着一件齐膝高的羽绒服,裹好衣服去菜市场买菜。今天,他的妈妈会包饺子,里面装满卷心菜和猪肉,以此来庆祝几年没回来的儿子重聚。

他今年早些时候回来了。好消息是下周二,他们中的许多人都是老人,有些人有孩子。因此,在一群拿着西红柿的白发老妇人中,很容易看到南岛。

他很自然地走过去,用和以前一样大的手掌揉着她干枯的头发。南岛翻过来看他。在一阵惊讶之后,他恢复了正常。他挑选了一些新鲜的圆形西红柿递给了小贩。然后他从钱包里拿出纸币,递给小贩。

小贩寻找零钱,顾北海笑了笑,“这些天你还在用现金。”旁边的老太太们都在扫描密码付款。

南岛抚平了他弄乱的头发。“你介意我!”

她推着自行车,或者没有刹车也没有铃铛的旧高中汽车,把盘子放进篮子里,她的脸色苍白,离开五年后,她仍然毫无生气,一点也不像一个年轻人。

顾北海英俊的脸上有些胡茬,带着傻笑,看起来真的不像一个守法的公民。他笑了:“难怪你没有回复我的消息。原来你放弃了网络生活。”

南岛不想跟着他回到过去,问:“你要买什么?”

"白菜和猪肉,我妈妈会包饺子."

南岛给他看了一家肉店。"这家商店的肉很好。"

顾北海走过去,要了两公斤肉。考虑过后,他要了一些排骨。回首往事,南岛正和一个地中海发型的中年男人聊天。这个男人看起来很普通,戴着黑色眼镜,热情地微笑着,他的牙龈露出来了。

顾北海买了好肉,大步走过去问南道:“你是谁?”

南道苍白的脸笑了。"他叫傅志航,是我的朋友,也是宾县一中的老师."

她把顾北海介绍给傅志行:“这是顾北海,我的高中和大学同学。”

顾北海的眼皮跳了起来。“朋友”和“同学”真的很不一样。

他微笑着向傅知行打招呼,问道:“傅老师教什么?”

傅知行的视线一直粘在南岛上,听到顾北海的问题,这才仔细看了对方一眼,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,英俊、强壮的高大身躯给人一种直接的压力。

"教物理。"傅知行客气道,“顾先生?你做什么工作?”

顾北海:“软件工程师。”

“哦,那太好了。”

南岛听到她嘴角挂着意味深长的微笑。

闲聊之后,南道说:“傅老师,娇娇还在家里等我。我先回去做饭。”

傅志航连忙说道:“我今天有空。我能去看娇娇吗?”

南道小声说:“今天下午我有事要做,不太方便。”

顾北海问道,“南南,谁是娇娇?我也想见见,”

南岛呆滞的目光淡淡地看了他一眼,说道:“我的女儿。”

它必须被采纳。

顾北海看着南道骑着自行车远去的背影,心里猜测着,但他刚才不敢问,所以他只好和傅知行聊天。

这两个人并排离开了市场。冬天早晨阳光明媚,没有多少热量。他们仍然呆住了耳朵。顾北海缩了缩脖子问道:“傅先生怎么认识南道的?”

傅志行的脸上有点沾沾自喜,说道:“我是在一次相亲中认识的。我有一个远亲和南道都在宾县地震局工作,所以我介绍了他。”然后他压低了声音,“我想南岛和我有关系。你是他的老同学,有机会帮助我。”

他靠得很近,顾北海一眼就看到他咧着嘴的牙齿上有一个黑色的污渍,这是一年四季吸烟者常见的。

他笑着说:“我认识南南已经很久了,她真的不会听别人的。傅老师应该更加努力。”

傅志航笑了笑,“那不一定,她是那样的,我是她最好的选择,虽然是公务员,但却结过一次婚……”

顾北海听着,他的笑容渐渐凝固了。他今年27岁。他周围的男人谈论想娶回家的女人。他们中的大多数人都说条件优先,就像在市场上买蔬菜一样,而且他们都标明了价格。

顾北海问道:“那是娇娇前夫的孩子吗?”

傅志行复杂地看了他一眼,带着一丝嘲讽,“是的,但是先天性心脏病,去年就去世了。这个南岛的女人现在有一些精神问题。女儿死后,她养了一只狗。她把那只狗当成女儿养大。她每天都喊“娇娇”和“娇娇”。你觉得这很可怕吗?呵呵,到时候娶她,我不想养那只狗……”

顾北海停下脚步,喊了一声“傅老师”。傅知行回答道。然后他感觉到拳头在脸上带来的疼痛。他摇摇晃晃地回来,捂住了嘴。他的嘴流血又红又甜,眼镜歪了。

顾北海站直了,棱角分明的脸没有遮挡。他冷冷地说,“如果你再出现在南岛前面,我会看到你一次又一次地打你!”

周一下午下班后,南道从地震局出来时,他看到门口停着一辆路虎。顾北海站在车门边来回走着。当他看到南道出来的时候,他笑着喊道,“是工作,我们走!我请你吃饭。”

南岛困惑地问道:“我能帮你什么吗?”

顾北海道:“我打败傅老师,向你道歉。这是个好理由吗?”

南岛一听,冷笑着笑了起来,“你打他的时候给了我什么样的道歉?”

“破坏了你的第二次婚姻,不生气吗?”他挑了挑眉毛。

南岛精致的眉毛皱了起来,她的脸很生气。“你打听过我吗?”

顾北海立即打开客车门,把南岛车推到座位上,用好听的声音哄道:“好久不见,也没你的消息。我真的很想你。南南,不要生气。我带你去吃美味的食物。吉福德路的那家连锁店怎么样?你不喜欢在高中吃得最好吗?”

南道沮丧地把头靠在椅背上。顾北海发动汽车后,她温柔地说:“我从来不喜欢吃那家人的线,因为你喜欢吃。”

顾北海慢慢地吸了口气,但还是爽快地说:“那我带你去庆阳大厦。他的食物不错。你肯定会喜欢的。”

南岛不说话,别理他。

整晚她只有几句话,没有兴趣。相反,顾北海脸上带着讨好的表情,不停地叽里咕噜地说着过去。南岛皱眉。顾北海以前不是这样的。换句话说,毕竟他也三十多岁了。那个以鼻子为荣的年轻人很久以前就失踪了。

顾北海看到她回家后,没有让她下车。他拿出手机说,“把你的手机号码给我。”

南岛叹了口气,报告了11个数字,警告他:“顾北海,别打电话给我,我们到此为止,你到此为止。”

她伸手推开车门。顾北海抓住她的手,沉声说道:“南南,我就直了。我仍然想和你在一起。”

南岛回头看。“我结婚了,我有孩子。”

“但是你离婚了。娇娇只是一只狗。”

南岛坐直了身子,棕色的眼睛盯着顾北海的脸。“你不喜欢我,你不觉得现在追求我很有趣吗?另外,我们在一起后会发生什么?你认为我会辞职去海城找你吗?我今年27岁。我不是一个容易作弊的17岁女孩。顾北海,别忘了你说过这是聚在一起的好时机。”

顾北海震惊了,放开了他的手。他只觉得胸口的热度也很冷。他笑了,“对不起,我想...你会永远喜欢我的。”

南岛冷冷地说,“没有人会一直旋转。”

春节假期快到了,所以我不太忙。南岛正坐在办公室检查文件。她旁边的小花笑着问,“昨天在门口遇见你的那个帅哥怎么了?看到富弼的精神真好。”

“还能是谁?顾北海。”

小花比她大十岁。她和她有着多年来最好的关系。她年纪大了,能看清一切。南岛有时喜欢进入一个角落,并被小花说服。此外,宾县的生活节奏很慢。一整天都没有什么新鲜事。聊天时,人们会谈论过去。南岛认为这不是秘密。他们都告诉了弗洛雷斯。因此,小花非常熟悉“顾北海”这个名字。

小花这些天在见到顾北海后喝茶,听了南道的故事。然后,他感慨道:“你做得对,你必须吊起他的胃口,让他拥有长久的记忆。”

南岛微笑,“吊着他的胃口?我没有那个计划。”

小花的眼线突然大笑起来。“我知道,你仍然喜欢他。”

南岛陷入沉默,继续工作。

你喜欢他的什么?我喜欢他的阳光,英俊、热情、勇敢和直率...我认为他们都还是好的,她仍然想着他的好,但是他的好很少给她。我想考虑一下,事实上,那只是因为他是顾北海,而没有理由。

但是他从来不喜欢她。他一开始就说得很清楚。她填写了一份志愿者表格,他填写了一所大学。她打电话给他说,“顾北海,我是一所大学,我们必须一起买去海城的火车票。你听见了吗?”

顾北海听了这话,心想:“我去哪里,你为什么要去?”

南岛害羞了一会儿,但还是鼓起勇气说,“我喜欢你。”

顾北海很困惑,不知道该说什么。他直接挂了电话。她躺回床上,起身给南道打电话。南道愉快地接了电话。她觉得顾北海一定很尴尬。现在她转过身来,答应认罪。

结果,顾北海闷声闷气地说,“我不喜欢你。”

"...为什么?”

然后电话里给出的理由让南道开始感到惭愧,最后感到难过,整个下午都在床上哭。

顾北海很久没回家了,从童年到成年,他的卧室都有点奇怪。他心血来潮,找到了书架上所有的笔记本。有一个黑色的商业笔记本,他用来写日记和翻动泛黄的纸。上面的字潦草凌乱,没有美感。

当南道闭上眼睛,称赞他“顾北海的优秀书法”时,他突然大笑起来,想起了高中时代。他相信了,回答说:“当然。”

日记实际上是一本流动的书。我一想起它就写了两封,但我一个月都记不起来了。当我悲伤的时候,我写得太多了。我担心我不会被上海城市大学录取,或者我最近被哪个班的一个漂亮女孩拒绝,说他不是认真的...顾北海看了看过去,发现南岛的样子最多。

一页说南岛第一次告诉他。他写道:“我拒绝了她。我是一个负责任的人。如果我不喜欢,我必须说清楚并解释原因。虽然这很伤人,但长痛不如短痛……”

“我去海城只是为了远离宾县。我怎么会爱上她?事实上,南道没有错,只是一个小家庭。一两美元太清楚了。的确,这是一个小镇的贫困。我不喜欢这里,我也不喜欢她。我想离开这里,再也不回来了。”

心似乎扭曲在一起。顾北海合上日记,捏了捏痛苦的眼角,默默地说:“对不起。”

那天晚上,我仍然骄傲地说:“我已经想了你五年了,我发现我喜欢你。”

一年的第二天,高中生基本上都在宾县。班长早就听说顾北海也回来了,他甚至兴奋地安排了这次团聚。

南岛并不打算去,但高中是她一生中最快乐和最纯洁的时光,所以在喂完娇娇后,她穿上外套和书包,或者准备出门。他在门口停下来,转身涂了一大块红色唇膏,这让人们更加漂亮。

我没能按时吃饭。班长打电话来,当我喝太多酒时,我的嘴秃了。他说,“我们在小月亮ktv。过来……哦,北海在那里,哈哈哈……”

结果,她一到ktv大门,就听到里面有争执。音乐停止了。顾北海的愤怒丝毫没有消失。他怒喝道,“如果你们中有人在我面前拿南岛开玩笑,说任何不恰当的话,不要怪我不礼貌!”

班长也醒了,以和事佬的身份说:“北海,别生气,每个人都只是随便聊聊天,酒太多是不可量的……”

有些人大声笑着说,“顾北海,你在骄傲什么?我们只是在谈论南岛发生的事情。她丈夫作弊,她死去的女儿不能说?我们仍在谈论你!你在假装什么?我还说我的公司做得很好。我真的知道如何假装。去年底我破产了。众所周知,我不羞于揭露你。”

里面有一种低沉的嘲笑声。南岛不能接受。高中纯洁善良的学生是怎么变成这样的?不,这与仁慈无关,只是变得卑鄙。

顾北海浑身僵硬,眼睛扫视四周,阳台上的灯光五彩缤纷,每个人的表情都很阴郁,让他感觉很糟糕。

门突然被打开,南岛进来了。冰冷的目光盯着所有的人。冷声道:“你说什么?在我面前再说一遍。”(工作名称:南岛和北海)。作者:世界吹麻雀。发件人:每天阅读故事应用,看得更精彩)

点击[关注]按钮,首先可以看到这个故事精彩的后续报道。

500万彩票网 威廉希尔 甘肃快三 快3网上投注




© Copyright 2018-2019 autokarman.com 申中门户网站 .All Right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