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丑陋的中国人》为何不配与鲁迅相提并论

2019-11-16 10:06:06/阅读:1607
作为新文化运动的旗手,鲁迅一直以“斗士”的身份出现在中国人面前。他对中国人民的坏习惯的批评一直是无情的,这也影响了许多后代。今天的许多事实恰恰反映了中国传统文化强调道德教育的意义,因为人心的治理是一个

[·温/观察网专栏作家孙武]

9月25日是鲁迅的生日。作为新文化运动的旗手,鲁迅一直以“斗士”的身份出现在中国人面前。他对中国人民的坏习惯的批评一直是无情的,这也影响了许多后代。

例如,白洋的《丑陋的中国人》。这本书以“批评人民的坏习惯”的名义在台湾海峡两岸出版。它已经畅销多年,并产生了深远的影响,尤其是“鼓舞”了许多年轻人。

这本书在国内重印,在一些网站上得分不低。奇怪的是,在网上很难找到任何人全面指出和驳斥书中的严重偏见。

在我的上一篇文章中,我提出了“万历十五年”批判中国社会“以德代法”的偏颇理论。因为健全的法律也需要贯彻到人们的心中,普遍的道德与制度建设是分不开的。两者不能对立和替代。今天的许多事实恰恰反映了中国传统文化强调道德教育的意义,因为人心的治理是一个更难研究的问题。

就像现时香港的情况一样,如果警方的处理方式是一流的,而暴徒的处理方式是底线的,这样的法律只是形式上的公平,不能从根本上管治市民的心。

相比之下,《丑陋的中国人》中的问题不仅有偏见。这一点,李敖已经指出:

“这种作家不敢用姓氏实际指丑陋的中国人,但一般指所有的中国人都是丑陋的,用来缓冲他的懦弱……”

即使你不指名道姓,也不是不可能批评人们的坏习惯,但第一个条件是公平的态度,准确的证据,不能有太多的偏见和不正当的商品,例如:

“虽然我来美国是为了一次短暂的旅行,但我认为美国人更友好、更快乐,而且我所看到的人经常微笑。我曾经在中国朋友家里见过他们的孩子。虽然他们很开心,但他们很少笑。我们中国人有不同的面部肌肉吗?还是我们的国家太悲观了?”

另一个例子是:

“中国人不习惯理性反思,而是习惯情感反思。例如,当一对夫妻吵架时,丈夫对妻子说,“你对我不好。”妻子鞭打桌子上的盘子。他说:“我怎么能对你不好,怎么能对你不好,还为你做饭呢?”?这是一个不友好的姿态。最好不要反省自己。"

即使对于那些想要批评中国的人来说,这样的例子也太低了吗?

而作者似乎并不是真的想批评,他也敢表露自己的内心:

“我们应该感谢鸦片战争。如果没有鸦片战争,现在会是什么样?至少在座的各位头上可能还留着辫子,女人的脚还很小,人们还穿着长袍和马甲。在陆地上,坐一辆双人小轿车。水很好的小舢板。如果鸦片战争发生在200年前,也许中国会更早改变,推进到一千年前,整个历史就会完全不同。”

恐怕这种心态甚至不是“崇洋媚外”。因为我讨厌殖民者来得太晚。

白洋对“缠足”的强烈批评实际上远非“中国人的坏习惯”。因为宋代以前没有“缠足”的记载,所以在近代逐渐被废除。显然,这种坏习惯无法提升到中国文化基因的水平。

在维多利亚时代的欧洲,肺结核被视为女性美丽的标准。为了美白皮肤,他们使用含鸦片的面膜,用氨水洗脸,用有毒的朱砂做唇釉,甚至用砒霜洗澡。套用白洋的话,我们也可以问:为什么西方文化中有如此残忍的行为?

为了迎合苗条腰围的时尚,当时的女性长时间穿着不符合人体结构的腰围。它们很美,呼吸不畅和咕噜咕噜的病态使它们的内脏漂移。套用白洋的话,我们也可以问:为什么西方文化中有如此残忍的行为?

正是在明末清初高跟鞋的引入,才使得缠足逐渐消失。一个社会的风俗习惯经常随着社会的发展而改变(物质基础决定上层建筑)。从民族不良习惯或文化基因的角度来看,这个问题是完全错误的。

白洋最重要的结论是中国人所谓的“江岗文化”。

“任何国家的文化,像长江一样,都会滔滔不绝。然而,随着时间的推移,长江中许多肮脏的东西,如死鱼、死猫和死老鼠,已经开始沉淀,阻止了水流,变成了一滩死水。它下沉得越多,腐烂得越多,就越变成炖锅、泥坑,又酸又臭。”

白洋清楚地谈到了“任何国家”,但他把“江岗文化”贴上了“丑陋的中国人”的标签,这实在令人费解。

虽然白洋“瓮文化”理论的逻辑有缺陷,但没有人敢反驳,因为据说伟大的人物鲁迅曾经断言中国人有“瓮文化”。但是鲁迅的批评与白洋的偏见有什么关系呢?

我也对鲁迅充满敬意。鲁迅的最高成就是他的小说。相比之下,散文等着他。甚至认为鲁迅应该从上帝那里恢复为人的夏志清,也在《中国现代小说史》中专门用一章介绍鲁迅,并高度赞扬鲁迅的小说成就。

然而,一直流传的“染缸文化”来自鲁迅给徐光平的信。我们必须考虑这篇文章的背景和写作情况。

在网上搜索那篇文章后,结果基本上是碎片。根据鲁迅全集,我给出了这封信的全文。

广平兄弟:

这次,我们将首先讨论“兄弟”讲义。这是一个我自己起草并继续使用的例子。这是一个例子,当我给我认识或最近认识的朋友和同学写信时,我称他们为“兄弟”,还有那些仍在来回走动并直接聆听的学生。此外,如果你是长辈,或者不熟悉,需要礼貌,你会被称为先生、先生、女士、主人、小姐、大人等。总之,我的“兄弟”这个词的意思比直呼其名略好一些。这不如徐书冲先生说的好。它真正的意思是“兄弟”。然而,我是唯一知道这些原因的人。如果你看到他们时大惊小怪,没什么可责备的。然而,它已经被解释了也就不足为奇了。

今天所谓的教育,不管是在世界上哪个国家,实际上只是让许多机器适应环境的一种方式。我们适应这种情况并发展我们个人个性的时机尚未到来。我们不知道将来是否会有这样的时刻。我怀疑叛徒将来也会在黄金世界被处死,人们仍然认为这是黄金世界。问题的根源在于人们彼此不同,不能和印刷书籍一样。要彻底摧毁这一趋势,很容易成为一个“个人无政府主义者”,如“绥芬河工人”中所描述的绥芬河。这种性格的命运,现在——也许将来——是拯救群众,但他们最终不是被群众迫害,而是变得单身。尽管他们很愤怒,但他们开始憎恨一切,不管他们向谁开枪,他们都会被摧毁。

社会上有许多奇怪的东西,一切都无处不在。在学校里,只有那些持有线装书并希望获得文凭的人才是优秀的,尽管他们无法摆脱“兴趣”这个词。中国太老了。社会上的一切,无论大小,都是极其糟糕的。就像一个黑色染缸,无论添加什么新东西,它都会变暗。然而,除了努力改革,别无选择。在我看来,所有理想主义者要么怀念“过去”,要么对“未来”抱有希望。然而,他们在“礼物”这个主题上支付了一张空白支票,因为没有人能开处方。所有最好的药方,所谓的“未来的希望”,都是。

虽然不可能知道将来会是什么样的情况,但总会有,也就是说,总会有,那些关心的人会成为那个时候的“现在”。然而,人们不必如此悲观。只要“当时的现在”比“现在的现在”好,那就好。这是进步。

这些幻想不能被证明是乌托邦,所以它们也可以被视为生活中的安慰,就像信徒的上帝一样。你似乎经常阅读我的作品,但我的作品太暗了,因为我经常认为只有“黑暗与虚无”才是“真实的东西”,但我决心在绝望中与它们抗争,所以有许多极端的声音。事实上,这可能是年龄和经验之间的关系,这可能是不确定的,因为我最终无法证明:只有黑暗和虚无是真实的。因此,我认为年轻人一定要有怨气而不是悲观主义,经常抗日也要自卫。如果必须练习荆棘,当然必须练习,但是如果不一定要练习,也就是说,不一定要随便练习。这就是为什么我提倡“战壕战”。事实上,我只是想留下更多的战士来获得更多的成就。

鲁兹先生的确是个勇敢的人,但我总觉得有点迂腐,因为他“听说一位绅士去世了就去世了”。丢失一顶帽子有什么坏处,但如此严肃地看着它,仲尼先生真的接受了。仲尼本人“转向蔡晨”,但没有饿死。真的很滑。如果鲁兹先生不相信他的胡言乱语,如果他用他的长发打架,他可能不会死。然而,这种作战方法就是我所说的“战壕战”。

天色已晚,一切都结束了。

鲁迅。3月18日。

鲁迅所谓的“黑色染缸”和“黑色”在这里,他们到底在说什么?在这封信中,它实际上是陈述。

我的作品太暗了,因为我经常认为只有“黑暗和虚无”才是“真实的东西”,但我决心在绝望中与它们抗争...因为我最终无法证明只有黑暗和虚无才是真实的。

根据季夏·安在《鲁迅作品的阴暗面》中的研究,鲁迅从小就喜欢一个英雄持门的传奇故事。他曾经写道:

“从人们的觉醒到张开双手,每个人都解放了自己的孩子。他背负着传统的负担,扛着黑暗之门,让他们去一个广阔明亮的地方。之后,快乐地生活,理智地生活。”

“黑色染缸”的形象比白洋的“江岗”更接近鲁迅的“黑门”。

这黑暗是什么意思?季夏·安做了一个精彩的分析:

“黑暗之门”的压力有两个来源:一是中国传统文学和文化,二是他不安的心。鲁迅强烈地感觉到这两股力量压迫着他,渗透了他,但没有逃脱。他相信年轻一代可以在没有这些压力的情况下成长和生活。你可能不同意这种观点,但不可否认,鲁迅确实绝望地呼喊着希望。他的英雄姿态意味着失败,而他选择的姿态更为悲惨。鲁迅引用了一个侠客被千斤重的刹车压死的故事,可能是因为他觉得无法与黑暗抗争,不得不牺牲自己。正是这种认识总是让他的作品充满悲伤,并成为他天才的标志。

如果有一样东西,像黑暗之门,神秘而不可挽回地驱使人们,它可以完全切断光,那一定是死亡。死亡对任何人来说都是无法承受的负担,甚至对全人类来说也是如此。反动派和进步派都逃不掉。要快乐,就像斯宾诺莎一样,不要考虑死亡的命题。然而,尽管鲁迅是中国现代主义的先驱,他显然感受到了这种可怕的负担。

希望和理想被鲁迅作品的阴郁冲淡了。在散文诗和短篇小说中,他巧妙地描绘了死亡的丑陋,故事中的许多活人脸色苍白,目光冷漠,行动缓慢,就像行尸走肉一样。葬礼、墓地、处决、斩首和疾病是鲁迅反复想象和创造的主题。死亡的阴影以各种形式在他的作品中蔓延,从《狂人日记》中微弱的死亡威胁,到《祝福》中祥林嫂的悄然消失,再到真正的死亡恐惧:比如《医学》中斩首的烈士和饱受消费折磨的结核病患者,《白光》中追求虚幻白光最终溺死的老学究,《孤独的人》中面带冷笑的尸体。然而,回顾阿q的真实故事,当死亡降临无知的村民时,“团圆”也可能有其快乐的一面。

除了死亡,还有一件事是鲁迅绝对厌恶的,那就是有着“坏名声和死语言”的旧中国。从他的演讲和作品、死亡本身和以死亡为象征的老年来看,他似乎更害怕后者。这里有一个有趣的问题:鲁迅更讨厌旧中国还是死亡?作为五四运动的知识分子领袖,他应该更加厌恶五四运动。但他也是一个病态的天才,死亡一定是他更讨厌的东西。此外,由于他对革命的热情,他只能应付他所携带的死去的灵魂,更不用说整个旧中国了。

总而言之。

鲁迅的作品是黑暗的。这封信表达了他人生观中的许多阴暗观点。例如,“我怀疑叛徒也将在未来的黄金世界被处决”。

2.这封信的主题非常深刻,讨论了“过去和未来”,讨论了对黑暗的抵抗,讨论了“无论世界上哪个国家”都会遇到的基本问题,“真实存在”和本体论(本体论)意义。鲁迅真正的敌人是虚无主义,所有价值观的“死亡”。鲁迅反抗绝望,绝望是他生命深处的绝望。

如果你不明白这种绝望,你有没有感觉到这句话:

"如果你独自坐在空荡荡的大厅里,谁能玩得开心?"(阮籍)

“生活是一艘孤独的船,在布满岩石的大海上航行。如果你小心翼翼地绕过一个又一个珊瑚礁,那么最终的方向就是死亡。”(叔本华)

(这两个例子见罗余明的演讲:“鲁迅与魏晋”)

面对这样的黑暗和绝望,鲁迅用什么样的力量和精神去抵抗?在“中国人失去信心了吗?”鲁迅写道:

自古以来,就有努力工作的人,努力工作的人,为人民辩护的人,为寻求法律而牺牲生命的人,...虽然它们等同于皇帝和将军的所谓“官方家谱”,但它们往往无法掩盖自己的荣耀。这是中国的脊梁。

现在有多少这种人?他们有信仰,不会欺骗自己。他们一个接一个地战斗,但一方面他们总是在黑暗中被摧毁、抹去和摧毁,这并不是所有人都知道的。说中国人民失去了自信可以用来指一些人,但把它加在一起就是诽谤。

3.相比之下,批评旧中国社会,甚至将其提升到国家层面的问题,并不是信中的主题或分量。

在鲁迅公开发表的作品中,没有集中讨论用“染缸”来批评中国人的不良习惯。鲁迅是一个艺术天才,他不是愤世嫉俗者(至少在一定程度上不是)。

无论如何,只要把鲁迅的原文和白洋的相比较,就可以得出一个明显的结论:《丑八怪》不值得和鲁迅的话相比较。

这篇文章是Observer.com的独家手稿。未经授权不得复制。

吉林十一选五投注 湖北快三投注 辽宁11选5开奖结果 必赢亚洲




© Copyright 2018-2019 autokarman.com 申中门户网站 .All Right Reserved